• 實踐前沿

    守望相助總是前行的力量!上海的一萬三千分之一,給社會治理留下什么?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6-13

    6月12日上午,徐匯區凌云街道的陽光綠園小區迎來了六月的第一次全員核酸篩查。熟悉的采樣地點排起了等待的隊伍,大白們默契配合,路口指引、維持秩序、掃碼、采樣、登記,井然有序。在過去的兩個月里,小區居民經歷了40多次這樣的篩查,如同上海1.3萬個住宅小區一樣。

    這是值得銘記的經歷,2500萬人前所未有地投入社區生活。他們開始重新打量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居住地,它有多少樓棟,有多少戶居民,居委會有幾個工作人員,居民達成一個哪怕是再微小的共識需要多少條微信消息。

    現在,上海已全面恢復生產生活秩序,他們也頻頻回顧,這段社區自治經歷能夠給這座城市留下什么?

    居委會的“新”幫手,增添基層治理活力

    時間倒回3月28日,上海分區封控的第一天,陽光居委會的辦公室里已經忙碌起來,居委會顧書記的手機開始響個不停。這是一個中型社區,常住居民約1000戶,共3000人左右。由于封控等原因,居委會當時在小區內的可用人力僅有4名工作人員。

    人力奇缺是封控期間小區居委會面臨的第一大難題。根據公開信息,2020年上海社區工作者共計5.3萬人,平均每一個社區工作者負責近500位居民。疫情期間,社區工作者的職責邊界模糊,核酸檢測、就醫配藥、物資保障、轉運消殺……樁樁件件都需要快速完成。僅憑居委會幾名工作人員,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發動志愿者成為當時多數小區解決問題的方式。市文明辦數據顯示,自3月3日至3月31日12時,上海志愿者網新增注冊志愿者就有近14萬人。本輪疫情期間,徐匯區共計3萬多人投入志愿者工作,社區陌生又熟悉的人群在兩個月的全區封控管理中發揮著更大的作用。同時,問題也呼之欲出,志愿者的角色是什么?居委會如何與他們攜手共進?

    華東理工大學社會學教授唐有財認為,危機下的社區志愿服務是居委會在常態化治理中不曾經歷的新現象。疫情中,很多居委會未有效吸納和整合這些志愿服務力量,導致出現了“沖突型”“排斥型”“對立型”“取代型”“疏離型”等各種關系模式,傷害志愿者積極性,影響公信力,甚至陷入惡性循環。

    面對這個重要的問題,陽光綠園志愿者協調人完成了另一件事情——完善原有的樓組長制度,確保62個單元樓每一單元都有樓組長,每一位樓組長都在居委會建立的微信群組中。

    事實上,在本輪疫情中,樓組長這個小杠桿發揮了大作用。在上海,樓組長是社區建設的骨干,也是社區治理的“細胞”和“觸角”。一個熱情、愿意奉獻的老鄰居,在社區事務的溝通協調中更具優勢。同時,長遠來看,疫情退去之后,年輕人終究要回到工作崗位,樓組長仍然是居委會的得力幫手。

    充滿活力的志愿者,是居委會和樓組長的最佳輔助。在居委會的領導下,陽光綠園的志愿者隊伍迅速建起一套完整的組織和管理體系。組織架構上,在以往“居委會-樓組長”的體系中間增設“區長”,將小區分為六大片區,分區管理。每區設立正副兩位志愿者負責人,統籌片區內的志愿者工作,協助樓組長完成工作。

    3月29日,陽光居委會正式發布志愿者招募令,短短兩天時間里就召集了志愿者300多人。每個人的位置和分工都已明確,只要發揮自己的一腔熱情和才智,就可以同大家往一個方向使勁。對于小區來說,這是最好的安排。

    兩支隊伍、一股力量,夯實基層治理根基

    分區管理之外,陽光綠園還成立了兩支專項團隊。一支是負責快遞配送等工作的“青年突擊隊”,另一支是協助核酸采樣組??紤]到風險較高,兩隊人員相對固定,人數也有限制。按小區戶數1000戶左右來算,兩個團隊總人數控制在了100人左右,占總戶數的10%。

    這也意味著兩支團隊的任務更重,也更需要帶頭人。在陽光綠園,這樣的帶頭人可不少,26號樓是志愿者最多的樓棟,60多歲的樓組長孫老師夫婦帶頭率先報名,黨員朱晨發動一家三口加入志愿工作。疫情期間,這個樓棟一共報名了12位志愿者,大部分都是黨員。

    保供物資關乎民生。封控期間,徐匯區大力保障居民的生活物資供應,政府物資大批量送達,團購也在小區風靡起來,快遞接觸帶來的風險也隨之增高,突擊隊肉眼可見地忙碌起來。這時,另一支堅實可靠的力量在陽光綠園迅速集結,他們帶動志愿者,發動更多人參與到了基層自治中。

    小區建立了黨員雙報到群,通過已經建立起來的各個微信群召集黨員,迅速把黨員力量組織起來。很快,群里聚集了260多名黨員。陽光居委黨支部隨即成立臨時黨支部,分散在3000余名居民中的黨員有了方向,也有了集結的陣地。各個樓棟也建立起臨時黨小組,繼續收攏黨員。短短幾天,小區484名黨員全部進入黨員雙報到群。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黨支部曾發揮重要的“助燃”作用。97年前,中共四大就在這片土地上召開,篳路藍縷的“創業者”們將支部確立為黨的基本組織。如今,陽光綠園的這支臨時黨支部成為危機中“紅色引擎”,喚醒身份認同,凝聚黨員力量。

    黨員雙報到大群成為社區治理的載體。突擊隊的人員相對固定,當任務增加需要臨時擴容時,雙報到大群的黨員秒殺任務、進行補充。4月下旬,居民物資采購需求的上漲,快遞消殺重要性凸顯。小區啟動了黨員值班制度,每天三個班次,對進入小區的物品進行消殺、分揀,守好小區的大門,構筑起第一道防線。

    在臨時黨支部,每一位黨員志愿者的服務時間都有記錄,黨員群的共享文檔更新著黨員志愿者參與任務的次數和時長,群里還會發布志愿者一起戰疫的視頻和圖片,激勵每一個人。

    一個個身影和名字鑄成力量的象征。被大家愛稱“黑胖子”的黨員徐進財,一人承擔3個角色,白天是核酸組成員,晚上是突擊隊隊員,下午還時不時“客串”一下“雙報到”執勤黨員,成為小區志愿者形象代言人。曾經的“援鄂”志愿者醫生鄒海,在武漢入黨,小區封控后,第一時間報名成為核酸志愿者,手把手教大家“大白”服的穿脫以及核酸注意事項,保證整個小區志愿者沒有一例感染。

    還有大學老師楊敏,全勤志愿者高原、徐逸之、許建偉……封控期間,黨員志愿者配送政府物資和居民采購物資百余批次,轉送居民快遞數萬件,累計重量兩百余噸。這樣一支隊伍是小區基層治理的寶貴財富。小區有了更多可以為基層治理貢獻力量和智慧的居民,社區工作有了更多抓手。

    共建社區共同體,重塑城市居民關系

    社區是城市治理的基本單元,在這場戰“疫”里,不允許有旁觀者。面對傳播力極強的奧密克戎,小區只要還有一個病例,還有一個樓棟封控,就不能掉以輕心。危機襲來,更需要所有居民的齊心協力。

    陽光綠園呼吁每一位居民參與到抗擊疫情的戰斗中來。隨手拍下感人畫面傳播到群里的有心人,排隊時看到老人、小孩主動讓位的貼心人,聽從指揮、不叫號不下樓、出門主動保持2米距離的居民,為了不再刷屏、主動亮出收款二維碼的樓道團購統計者,主動在群內科普病毒防護和消殺知識的醫護工作者……他們都是小區平穩渡過疫情不可缺少的力量。

    封控兩個月,每個人都失去了一部分私人生活,但也都收獲了社區生活。陽光綠園居民曾籌辦云上音樂會,吸引了1.5萬人次的觀看,點贊超過10萬。許多居民在評論區感謝鄰居、樓組長、志愿者、小區里的每一個人。在《難忘今宵》的歌聲中,有居民在評論區寫下“陽光明媚,愛滿綠園”。這正是3月底居委會招募志愿者時發出的集結令。

    重啟之后,許多志愿者回到久違的工作崗位,但有些東西卻長久地留了下來。日常生活里,鄰居們互相開始打招呼,幫忙領取快遞,分享各自的家鄉美食,主動打掃樓道衛生,鄰里關系仿佛開始回到過去。這是重塑城市居民關系最好的時候,也是精細化治理深入到城市肌理的契機。

    6月10日,居委會全員核酸檢測的通知一發出,安靜了幾天的志愿者群迅速被激活,接龍中出現了那些熟悉的名字:朱晨、徐進財、徐逸之、許建偉……對于許多居民來說,陽光綠園不再只是自己居住的小區名字,更是大家共建的社區共同體。

    陽光綠園作為上海1.3萬分之一的小區,在疫情中建立社會動員體系的速度、方法、效率,無疑給我們啟示。面對新冠疫情這樣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只有建立完善有效的社會動員機制,提升基層治理能力,最終才能形成共同應對危機的強大社會合力。

    當車水馬龍、喧鬧繁華、人間煙火回來的同時,每一個上海人也更加期待,一個在防疫戰中打怪升級的上海的歸來。

    拍摄现场被肉H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