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hjh7h"><strike id="hjh7h"></strike></pre>

          <pre id="hjh7h"><strike id="hjh7h"><ol id="hjh7h"></ol></strike></pre>

              <pre id="hjh7h"><strike id="hjh7h"></strike></pre>

              <big id="hjh7h"><strike id="hjh7h"></strike></big>
              <address id="hjh7h"></address>
                <track id="hjh7h"></track>

                大力弘揚時代新風

                忘不了!這些“陌生人”一度辛勤地守護著我們的家園!

                來源: 上海長寧 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2-06-06

                在過去2個月的時間里,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活躍在大街小巷以及社區的各個角落,以剛毅的決心、果敢的行動、貼心的服務,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這場硬仗。一顆顆愛心匯聚,一幕幕暖心舉動上演,凝聚成眾志成城抗擊疫情的強大合力。本期《長寧戰疫先鋒群像》專欄我們走進“家園守護者”。

                此輪疫情以來,長寧的黨員干部積極行動起來,逆行到抗疫第一線,當好宣傳員、示范者、貼心人。他們有的化身為“站長”,在各個保供網點里起早貪黑,確保居民的“菜籃子”不斷供;有的化身為“車長”,往返于社區的各個角落,為需要幫助的居民及時配藥、送餐;有的化身為“社長”,編撰各類《日報》,成為抗疫期間居民的精神食糧;有的化身為“樓(塊)長”,筑牢樓內居民防疫、生活的雙重堡壘;有的化身為“哨長”,值守門崗、巡邏社區,守護居民最溫暖和安全的港灣。他們默默付出,成為社區“最后一百米”的守護使者。

                為保供而堅守,“站長”“車長”步履不停

                封控以來,上海市民積極配合“足不出戶”的防疫政策。然而,有一些人選擇在此時走出家門,化身城市里平凡的堅守者,力所能及守護著更多家庭的日常點滴和“柴米油鹽”。王俊波就是其中一位。

                早上6點半,長寧“寧聚里小站”保供網點——每日優鮮天山店已是一派繁忙景象。王俊波和分揀員根據訂單,分揀、打包新鮮的蔬菜、肉品,手中的動作行云流水。隨著一包包物品打包完成,王俊波再配合配送騎手,將大包小包裝上助動車。

                今年27歲的王俊波是每日優鮮的區域經理,負責疫情期間長寧4家門店的保供運營,也是“寧聚里小站”保供網點的“站長”之一。自3月10日起,王俊波便和員工們留守在了店內。然而隨著疫情的發展,人員的短缺和工作量的驟增讓王俊波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從往日的120余名工作人員驟減到32名,而每天的接單量超過1000單,如果貨物供應充足,一天達到2000單以上也并不是沒有可能?!鼻蓩D難為無米之炊,于是,王俊波想盡辦法協調封控在家的員工走出社區,參與到保供隊伍中??墒虑椴]有想象中簡單,因為封控初期,確診病例數量持續走高,許多社區并不敢輕易“放人”,直到4月中下旬,保供的隊伍才稍稍壯大到60人。

                卸貨、搬運、分揀、打包……繁重的體力工作對于這個曾經從軍5年的“硬漢”而言不在話下。然而最辛苦的,還要數配送人員?!八麄冊疽惶熘恍枧渌?0單,現在一天要配送200單,基本從早上7點開始,一直忙到凌晨1點才結束?!蓖蹩〔ǜ嬖V記者。為了節省配送員的配送時間,王俊波常常帶著4名店長在馬路上來回穿梭,規劃最優的配送路線。

                期間,用戶們紛紛而至的感謝留言或者電話,總能讓王俊波和隊員們的疲憊煙消云散。

                “一次,我們客服接到一通電話,來電市民的父母獨自住在長寧。老人家中急缺物資,但網上下單遲遲顯示約滿狀態,詢問我們可否破例幫忙給老人送一份物資?!蓖蹩〔ɑ貞浀?。于是,他立刻安排距離老人居住小區最近的北虹配送點,為老人準備了一份保供套餐,包括蔬菜、肉類和大米,并于當晚送到了老人家中?!昂髞?,老人的家人給我們打來電話,一直在說謝謝,那一刻,我們覺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p>

                自3月10日至5月31日,王俊波和隊員們攜手創下了不菲的“戰績”:4家門店產出超幾十余萬單,訂單量是平日的三倍。

                封控期間,除了通過網上下單購買物品,一批批運抵社區的政府保供物資同樣寄托著居民的期盼。于是,一群年輕有為的“運蔬俠”應運而生,其中就有跨區而來的葛維岳。

                舞臺上,葛維岳是氣宇軒昂的指揮家;褪去華服,他是熱衷志愿服務的熱血青年。作為周家橋保供志愿者小組里的一名“車長”,葛維岳曾和伙伴們徒手搬運近30000份的物資?!耙驗轶w力有限,所以最初的想法是開私家車幫忙運輸貨物,減少運輸壓力。但看到一卡車一卡車的物資運來,也顧不了那么多,硬著頭皮,不行也要上?!备鹁S岳坦然地說道。

                防護服里的衣服一天之中濕了又干,干了又濕,體力也在快速消耗,到最后甚至需要屏氣咬牙堅持。由于在長寧沒有固定住所,葛維岳被先后安置在街道文化中心以及為老服務分中心內休息,睡過桌子、打過地鋪。即便如此,葛維岳從沒有后悔過最初的決定。

                沒有物資需要搬運時,葛維岳也沒有讓自己閑著。有時跟著保供小組的工作人員支援社區核酸檢測,作為掃碼員熟練地操作著PDA;有時響應團區委號召,開車穿過大半個長寧去協助相關部門援建方艙,收到物資分發的任務后再馬不停蹄地趕回街道;有時也給學生錄制網課,批改講解作業……

                如果說王俊波和葛維岳的逆行而上是為了保障居民餐桌上的“飯菜香”,那么身為“車長”的薛坤泉,則成了社區與衛生服務中心之間的“擺渡人”。

                凡是有核酸采樣的日子,薛坤泉便會準時在早上7點,開著自己的殘疾車,來到距離小區1.5公里的仙霞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混管200根,棉簽2000根?!笔扉T熟路地向醫護人員報上自己的需求,把領好的采樣試管、棉簽等物資放在車后的一塊擋板上,再接上2名采樣醫生回到小區。就這樣,薛坤泉和他的殘疾車成為居民區的一道風景。

                59歲的薛坤泉已經在仙霞新村街道虹景居民區生活了20多年,居民都親切地稱呼他“坤叔”。

                因為工傷,他的腳上一直打著鋼釘,平時走路只能慢慢走,出行都靠他的殘疾車。薛坤泉總是會在前一天晚上問好居民區干部第二天的安排。接好醫護人員回來后,他又馬上換好防護服,幫忙放置好做核酸的桌椅以及試管、棉簽和手消劑,再拿上電喇叭,喊居民下樓做核酸,維護居民排隊秩序。

                然而喊樓這個常常被大家忽視的崗位做起來也并不容易。薛坤泉居住的小區共有26個樓棟,剛開始封控的時候,小區的核酸采樣工作基本要從早上8點開始持續到下午1點,薛坤泉不僅要不停地呼叫大家下樓做核酸,同時還要在樓棟下反復走動,確保樓上的居民不論在哪個房間,都能聽到樓下的召喚。

                除了做核酸,薛坤泉的殘疾車在每周配藥時也發揮了很大作用。居委會派人配好藥后,薛坤泉就會把藥送回來。最近的一次,薛坤泉就分兩趟送了4箱藥和50張醫???,忙了一下午。他表示:“為小區居民服務是應該的,做志愿者很充實,時間也過得快?!?/p>

                凝心聚力抗疫情,“社長”們傳遞社區正能量

                在這場無聲的保衛戰里,一批批黨員帶頭,群策群力,編寫出《志愿者日志》《疫情進展一覽圖》《疫情防控系列海報》《抗疫簡報》等宣傳內容,涵蓋了疫情進展、社區暖心故事、答疑解惑等,成為封控期間居民凝心聚力的“法寶”。

                在新華路街道申新花苑,封控期間的好人好事如雨后春筍、層出不窮,小區業委會主任柴俊勇挖掘社區能人,由顧定槐編寫了5期《抗疫簡報》。其中,深更半夜的“送菜人”、我們鄰里有“曙光”醫生、198志愿者在行動等暖心故事在小區里流傳,讓社區團結互助、相親相愛的正能量化作春雨,舒緩著居民因封控而帶來的焦慮情緒。

                柴俊勇于今年1月1日當選為新一屆業委會主任,退休前他是市政府副秘書長。退休后,他積極參與社區工作,和愛人都是小區出名的熱心人。浦西封控后,柴俊勇積極發揮紅色業委會作用,帶領9名同樣身為黨員的業委會委員們融入抗疫大局,并在第一時間,在小區4個樓棟里建立了微信群,由業委會成員擔任群主。

                為了更好地幫助大家解決封控期間的“急難愁”問題,柴俊勇還和第五黨支部書記孟昌平牽頭,在法華鎮路198號大樓成立了 “愛心小分隊”,由黨支部成員、業委會成員、業主代表、樓組長、青年代表等作為骨干,并發動小區志愿者積極參與。

                在柴俊勇看來,群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和根本工作路線。而打贏大上海保衛戰,最關鍵的是發動群眾共克時艱,緊緊依靠人民群眾打好人民戰爭,最大程度動員人人響應、人人參與、人人自律。

                “我們小區有一名來自曙光醫院的胡俊艷醫生,封控期間,她主動向我們業委會亮身份,并提出如果老年居民急需藥物,可以幫忙代配。就這樣,她成了我們小區的‘配藥俠’?!辈窨∮赂嬖V記者,“不僅如此,封控期間,理發成了剛需,我們業委會成員發動社區居民,幫忙解決居民的‘頭等大事’?!?/p>

                而他自己,無論是在核酸檢測、發放抗原,還是物資配送的工作中,處處站在一線,發揮著一名老黨員的余熱。

                無獨有偶,在社區防疫一線,像柴俊勇一樣致力于傳遞社區正能量的黨員先鋒比比皆是。

                “13時重啟采樣,志愿者們再次穿上‘大白’,在午后的烈日下繼續工作?!边@是4月12日發布在虹橋街道榮華居民區古北瑞仕花園“融情戰疫群”的《志愿者日志》。當天最高氣溫達到32.8攝氏度,創下歷史紀錄,因此志愿者們的日志上也多著墨了一筆:“全天6小時的核酸采樣結束,脫去防護服,大家的背都濕透了?!?/p>

                而燕小飛就是該小區“融情戰疫群”的負責人。

                今年63歲的燕小飛是一名老黨員,也是榮華居民區的黨總支委員。4月1日,浦西封控,熱心社區事務的他第一時間發動身邊的退休黨員,共同加入到了志愿者隊伍中,成為抗疫初期居民區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其實,這并非燕小飛第一次參與社區抗疫。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時,燕小飛便選擇走出家門,幫助物業守大門,做好進出人員的測溫、登記,收發快遞等工作,而且一干就是48天,從未缺席。而此輪疫情以來,支援核酸采樣、發放抗原、分發物資……只要是需要志愿者的地方,也總會看到燕小飛的身影。

                小區9號樓有一名77歲的老黨員,封控之前剛剛做完手術,其子女又被封控在浦東,無法前來照護。得知情況的燕小飛便將自己的電話留給了老人,讓老人有事就和他聯系。不僅如此,每次核酸采樣,燕小飛都會推著老人出現在采樣隊伍中,結束后再將老人平安送回。自此,“有事就找燕老師”也潛移默化地成為小區居民遇到困難后的共識。

                作為社區防疫的“主心骨”,對于防疫工作中的細微之處,燕小飛都會格外留意,發現問題后及時改進。比如,讓團購品類落實到“團長”個人,從而減少同類商品的重復團購,確保團購工作有序開展;敦促物業人員嚴格按照六面消殺法消殺物資表面,讓病毒沒有可乘之機……

                如今,小區已回歸如常,在社區忙碌了2個月之久的志愿者們也悄然離場,但燕小飛并沒有讓自己閑著,而是與居委會對接,為接下來前往家門口的常態化核酸采樣點做志愿服務作著積極準備。

                “疫”線不分年齡,“哨長”“樓長”共顯擔當

                疫情面前,人人都是參與者。75歲的葉玉英成了社區里最年長的銀發“哨長”,時刻在防疫前線發揮老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而19歲的包思憶,則接替81歲的奶奶當起最年輕的“樓長”。雖然年齡不同,可他們卻有著共同的目標:守護一方平安。

                3月16日,因為有陽性確診病例,新涇鎮北虹居民區天申大樓提前拉開了防疫序幕。由于人手短缺,北虹居民區黨總支書記王春榮希望由黨支部委員葉玉英組建一支志愿者服務隊。

                對于這名老黨員而言,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自我要求已經深深融入血液?!白鳛辄h員,在需要我作貢獻的時候,我必須要主動站出來!”葉玉英如是說。

                毫不遲疑地領命,并火速召集居委會在冊老黨員,葉玉英組建起一支10人左右的北虹抗疫志愿者服務隊。這群志愿者大多是70歲左右的銀發一族,75歲的葉玉英是其中最年長的。

                因為天申大樓保安的缺位,這群銀發黨員志愿者便主動補位。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8點,每兩個小時安排2位志愿者輪崗,幫助物業駐守大門,收發快遞、外賣,核查進出人員、車輛信息,守牢社區安全線。

                隨著4月1日浦西封控,核酸檢測、發放抗原、配送物資等防疫工作接踵而至,考慮到志愿工作任務重,而隊員們又上了年紀,很多事情力不從心,葉玉英決定重新調整隊伍。隨后,她發動自己的兒子、兒媳和孫子紛紛加入,同時動員樓內的警察夫婦、企業職工和租客等一批年輕力量,協同12名樓組長,開啟了夜以繼日的家園守護行動。

                也是從那時開始,葉玉英再也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吧习胍共桓宜?,因為隨時都有可能接到第二天的防疫工作安排,我需要及時把信息分別發送到黨員群、業主群、群眾群、樓組長群和志愿者群中。而后半夜又擔心自己睡過頭而影響第二天的工作,睡得也并不踏實?!?/p>

                最令葉玉英印象深刻的,是4月的一天晚上,突然收到半夜12點做核酸的信息。葉玉英立即起床并在半小時內穿戴好防護裝備與志愿者在樓下會合??紤]到有些居民休息得早,志愿者們便挨家挨戶敲門通知,同時積極去做居民思想工作。而那晚的核酸采樣,一直持續到凌晨4點。

                不僅如此,在核酸采樣時,她連續好幾個小時站在隊伍中維護秩序;年輕志愿者不讓她搬貨運物,她就爬樓給每家每戶發放抗原自測試劑盒等;上門核酸采樣時,她給“大白”當助手帶路……當被問到面對繁重的工作身體吃不吃得消時,葉玉英笑著告訴記者,“志愿者們也勸我到旁邊休息,可是,大家都在拼命地干,我怎么能先退下呢?”

                而對于“00后”包思憶而言,因為居委會的一通電話,改變了他過去2個月的生活軌跡。

                “你奶奶是老黨員,又是樓組長,但考慮到她已經81歲了,想問問你能不能代替她參與志愿服務?”時間撥回至3月31日,包思憶接到來自居委會的電話,沒有絲毫猶豫就接下了“接力棒”,成了社區最年輕的“代理”樓組長?!拔沂谴髮W生,是共青團員,更是一名入黨積極分子,在社區需要我的時候,我應該挺身而出?!?/p>

                由于北新涇街道天蒲小區老齡化程度高,包思憶所住的樓棟共有6層18戶人家,60歲以上老人占到了幾乎一半。從最初的在群里發布居委會工作通知、呼叫居民下樓做核酸,到為居民發放抗原、配送物資以及幫助樓內年長的老人配藥、團購,工作變得更加忙碌,可是對于這個年輕又充滿活力的“00后”而言,很多看似棘手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因為很多老年居民不會接龍團購,所以有團購信息時,我都會用微信或者上門詢問他們是否有需求,然后用excel進行統計,幫忙購買、付款。當把團購的物資送到老人家中,看著他們露出的笑臉,我也非常開心?!卑紤浉嬖V記者。

                除了做“樓長”外,包思憶還報名參加了社區志愿者,不論是小區巡邏、核酸采樣、發放物資,還是配送外賣、社區消殺等志愿工作,包思憶都體驗了一番,而最令他難忘的還要數搬運政府的物資大禮包。

                身為二級手球運動員,平時又熱愛運動,面對物資搬運這項體力活,包思憶可謂信心滿滿。然而當真正鉆進大貨車里,一批批將物資運出,拎起放下的動作重復無數次后,包思憶累得渾身酸痛。但看著身邊年長的叔叔伯伯,甚至是爺爺奶奶還在親力親為,包思憶還是咬牙堅持到了最后。

                4月中旬,包思憶迎來了考試周,上午做核酸采樣志愿者,下午考試,晚上復習功課,還要準備隨時奔赴志愿工作現場,可他并沒有退縮,“做事要有責任心,既然我答應了居委會干部和鄰居們,我就一定要把它完成好?!?/p>

                5月31日,上海發布了“進入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秩序階段”的好消息,而這也意味著包思憶可以卸下任務,重新回歸無憂無慮的學生生活。此時,樓內的微信群里信息不斷,居民們正以接龍的形式向這位最年輕的“樓長”表示感謝,讓包思憶瞬間紅了眼眶。

                “樓里的長輩都是看著我長大的,能在這個特殊時期,為從小在這里生活、長大的社區,為我的鄰居做點事情我很開心。志愿服務確實辛苦,但是這段特殊的經歷以及大家對我的認可,讓我感受到了另一種溫暖?!卑紤浾嬲\地說道。

                同樣身為“樓長”的,還有金虹橋樓委會黨委書記吳鳴先。疫情以來,金虹橋樓宇黨委緊急啟動一級防控預案,吳鳴先帶領物業、志愿者一班同志,盡銳出戰,日夜值守,科學高效地對大堂進行消毒防疫。明晰樓內公共區域疫情防控與入駐企業內部疫情防控的責任界限,確保防控責任和措施無縫銜接,不留“死角盲區”。同時,還配合街道做好物資保供、重點企業運行保障等各項工作。

                微光點點,散是星光,聚而成炬。作為防疫路上的“家園守護者”,所有志愿者們用無私而厚重的善舉和奉獻助力疫情防控工作,以“潤物細無聲”的溫暖凝結成這座城市的“防護網”,帶著居民跨向抗疫勝利的彼岸。

                国产免费女人AA片,室友直男硬给我口出来,男人扒开女人腿桶到爽视频网站

                  <pre id="hjh7h"><strike id="hjh7h"></strike></pre>

                        <pre id="hjh7h"><strike id="hjh7h"><ol id="hjh7h"></ol></strike></pre>

                            <pre id="hjh7h"><strike id="hjh7h"></strike></pre>

                            <big id="hjh7h"><strike id="hjh7h"></strike></big>
                            <address id="hjh7h"></address>
                              <track id="hjh7h"></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